您的位置:中国红河旅游网 > 旅游日记 > 金平县 > 详细内容

江外勐拉情几许?

发布于: 2015-09-20    信息来源:中国红河旅游网

  谁的手指抹绿高山田野沟壑,让清淡素颜的勐拉坝子跳跃着七彩的波光;谁的眼迷离了江边娉娉而来的身姿,挽住将要远行的晚霞;谁的歌声夜夜回荡在星光灿烂的江面上,一任月光讲述昨天的故事。    

  今昔是何昔?耳畔依旧浅唱昨天的歌谣,苒苒光阴里遗失了旧时的模样。唯有两岸沉默的桥墩还在痴痴地遥遥相对暮暮朝朝;唯有老屋旁的红木棉,年年将等待演绎得如火如荼,岁岁上演江花红胜火的思念。  

  

 

  勐拉坝子旧模样 遥遥相对两河畔  

  当父亲把我从老林脚背下来,把我放到江边农场的姑母家,让一个语言不通的孩子独自面对陌生的环境时,我的命运就与勐拉这个坝子紧紧相连了。不同的气候、不同的语言、不同的衣饰、不同目光,惊慌失措的我唯有紧紧拉住姑母的衣角。在姑母慈爱的目光中感受一点点的心安,在表姐们的友好目光里,放下了戒备,用满口的拉祜口音学着汉话,奇怪的发音带来的满屋子的笑声。  

  

 

  宽敞笔直的柏油路越过橡胶林,带着热带丛林的气息滋润了一方水土  

  那时,勐拉坝子,有一望无际绿油油的稻田。有美丽如画的傣家小竹楼,洁白如雪的沙滩,清澈见底的河水;有自由的鱼和稻田的芳香。烈日当空的夏天,阵雨过后清晨,刚从秧苗里抽出的稻穂便张开了口,两三根白色的花柱从稻壳里伸出来,在花柱的顶端便是细小的花蕊,那淡淡香味便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,带着清凉的味道,弥漫在整个坝子。漫步在曲折的田埂上,一阵风吹过,田野里的水稻荡起了层层绿波,一波未尽,一波又起,一浪未平,一浪又起,香风一阵接一阵,撩拨得人心激荡,心旷神怡。微风将弥漫在空气中的稻花淡淡的香味送入鼻息,慢慢地吮吸着这稻花散发出来的熟悉而又沁人心脾的香味,闭上双眼,尽情地享受着,惺忪眉间不知归路。  

  

 

  深秋的勐拉橡胶林,铺展着太阳洒下的碎金  

  美丽妖娆傣家女 垄垄梯田上春装  

  姑母的连队是勐拉农场唯一的一个砖瓦队,连队前面20米的地方就是勐拉河,河边有一口专供食用和洗衣的水井,右边是砖场和傣族寨子六官寨,左边是遥遥相望的勐拉街。屋子的背后是大片大片的稻田。春天,可以看到美丽的傣家女在波光鳞鳞的田里穿梭,灵巧的双手让垄垄梯田穿上春装;夏天,这里是雨声蛙声一片,热浪逼人的空气里,流动着稻花的香味;秋天,金黄的颜色丰富坝子的色彩,十里飘香。冬天,有成群结队的鸭子在收割后的田间扑腾追逐,有提着竹蒌的老阿婆睁大眼睛,巡视着被鸭子捂在稻草间的鸭蛋。  

  

 

  一棹碧涛春江水,藤条江上爱煞人  

  姑母的房子紧靠着傣家人的水田,一棵两人环抱的红木棉,仿佛哨兵般站在屋角,阳春三月,红花似火。一棵粗粗的小芒果树年年如约而至挂满果实,一阵风过,熟透的果子会从天而降,对于嘴馋的孩子来说,无疑是天上掉馅饼了。而田边一个小小的鱼塘,是姑父带着我和表姐表弟摸鱼捞虾的好场所,而且三指宽的小鱼常被姑母炸得喷香喷香放在我碗中,惹得表姐们眼红半天。从此,每去河里玩水,都要被姐姐们呛上几次水,但是,我依然如故地跟姐姐们的后面,一次一次地学,可惜天生的蠢笨始终没能学会游泳,也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了。  

  

 

  流水从新勐的三个寨子中走过,傣家茅草竹楼在太阳的炙烤中沉默  

  砖瓦连队职工不多,十几号人,就两排瓦房,一排10多间房子。每天早上披上星光,在蟋蟀声中匆匆上班,正午吃饭休息,下午三点又开始上班,周而复始。那时的我尚未入学,刚从山里出来,满口的拉祜话和哈尼话,听不懂说什么?甚至连饿了也不会说,每天就在姑母的后面,胆怯却固执地尾随着姑母。因为不会讲汉话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,也曾被邻居一个哑婆婆误会,还挨了姑母的训斥。在同辈孩子们的眼光中,好久都无法抬头。那时的农场,是老百姓眼中的好单位,而农场人有着很大的优越感。而一个来自拉祜山寨的一个卑微的连汉话都不会讲的孩子,偶尔受到小小的委屈和排斥也是见怪不怪了。那时偶尔得到表姐们的漂亮的旧衣穿,也觉得十分的幸福。  

  

 

  勐拉大佛寺  

  芒果飘香压枝头 思念柴垛太阳花  

  那时,看不到成片成片的香蕉林。唯有的是农场家家户户门前都硕果累累的芒果、木瓜。记忆中最难忘记的是姑母家屋角柴垛上那盆艳得刺眼的太阳花。直至今天,我偶尔在傣家门口发现也会停足观望,那种浑然天成的颜色艳丽得无以述说,在心里一直渴盼着自己也能有一件那样颜色的衣裳。姑母说,那是十点钟花,从太阳出来不超过十点钟就谢了。就为那么几个时辰,藤蔓的枝针形的叶演绎着顽强的生命力,就是十天半月不浇水,也照样怒放着生命的颜色。  

  

 

  傣家人用木棍、野草、笆笼等工具在河道支起鱼床捕鱼  

  多年的梦里勐拉坝子依然就旧时淡然、恬静的模样;回想起来,我从一开始的胆怯,到后来的如鱼得水,再到后来的远离,直至今天的漫长思念。是因为那人那水那田那花香,给我太多无法承载的记忆,给我太多无法丢舍的过去。沉浸过去的不是勐拉的清苦,是勐拉那时小家碧玉的模样,回味的不是勐拉炎炎烈日的炙烤,是勐拉曾经的风景如画的容颜。  

  儿时印象的勐拉坝子,是四季温暖、鲜花不败,瓜果飘香的天堂;是水清天蓝、点石成金,美丽富饶的天堂;是歌声阵阵、稻田万顷,鱼丰米香的天堂。  

  勐拉坝子换新样 回头一笑倾千人  

  今天的勐拉坝子,在岁月的沉淀中,长成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,举手投足间韵味十足,回头一笑倾千人。漫山绿意盎然,腾条江畔绿水人家。  

  曾经温暖我、满载我幸福童年的老屋,在一次一次江水的暴行下,而变成面目全非。所有人都搬离了砖场,住进敞亮的楼房,享受更为便捷和舒适的生活。唯有我依然留恋起当初低矮的平房,迷恋那种贴近自然气味的生活。  

  

 

  

 

  天堂的隔壁:勐拉温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