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中国红河旅游网 > 旅游日记 > 蒙自市 > 详细内容

芷村的历史时光

发布于: 2015-09-28    信息来源:中国红河旅游网

  我在芷村的土地上漫游,通过阅读,以最便捷的形式了解关于芷村的历史、文化、风俗和地理,我与村里的群众一起喝酒,一起感叹着时代的变迁。在他们的心里,历史就像一片一片的云彩,飞走了就是飞走了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他们津津有味地谈论着过去的兴盛和衰落,展望着明天的生活。 

  关于芷村,史书上的记载并不多,《蒙自县志》也只是略提几笔,在明代时,芷村为军屯地和沐氏勋庄。所谓的军屯地,是明代时的一种寓军于民的制度,靠杀气腾腾得了天下的朱元障皇帝,派大将沐英平定了云南,之后,实行了屯田之制。

  

  说到屯田与沐氏勋庄,沐英此人不得不讲。沐英幼年时,父亲早死,随母避兵乱,母又死,八岁时被朱元璋收为义子,从朱姓,在朱元璋夫妇身边生活。当时朱元璋已投郭子兴部下为兵,沐英小时是在战乱、兵营、征途中度过的。洪武十四年(1381)九月,朱元璋以傅友德为征南将军,蓝玉、沐英为副将军,率三十万军征讨云南。明军平定云南后,于是“革元旧制,自京师达于郡县,皆立卫所。”蒙自城边上的新安所既是其中的卫所之一。沐英更进一步上书道:“云南土地甚广,而荒芜居多,宜咒屯,令军开耕,以备储侍。”沐英的上书令朱元障大喜过望,于是,在云南,一场轰轰烈烈的屯田运动开启了。 

  沐英家族镇守云南的200余年间,均代表明朝政府对云南及周边各国的少数民族行使封赏、征伐等政策,这也就是所谓的“沐氏勋庄”之由来。沐氏镇守云南,最大的挑战即来自于星罗棋布的土司政权,如何让他们心悦诚服地听话,一定的怀柔之策是不必须的。于是,沐英在云南边疆划设了15个沐氏勋庄,这似乎像是沐氏的庄园,其实不过是15个土司的统称。 

  在清朝时,芷村被改为芷村里,民国中期改为第二区,后经数度变迁,才有了今天的芷村镇。不过,原来的芷村镇政府所在地,并不是现在的位置,而是在一个叫“迷拉地”的地方,“迷拉地”为彝语,意为洼塘地。迷拉地有新老两个迷拉地,老迷拉地村地名现在仍然沿用。老迷拉地是当地人赶街的集市所在地,称迷拉地街。修建滇越铁路后在今芷村站设立火车站,迷拉地街的集市便移到了火车站,在火车站附近赶街,人流和物流都方便,这里便成为新迷拉地。为便于区分,原来的迷拉地便称为老迷拉地。 

  火车站设在迷拉地,按理应称“迷拉地车站”但没有这么做,而是以距车站约七八公里的“芷村”来命名。芷村是当时这一带的重要集镇,相当于现在乡镇级的行政机构驻地,可能考虑到这一因素,且“芷村”比较文雅,所以便以此作火车站之名。“芷村”成为火车站站名后,“新迷拉地”也就慢慢被“芷村”所取代,加之解放后1957年芷村区公所由芷村迁到芷村火车站,这里成为了区公所驻地,“芷村”之名定格,原来的芷村便加上一个“老”字,称“老芷村”。老芷村目前成了一个村委会的名称。历史有时候真的很绕人。

  

  芷村,因查尼皮村和滇越铁路而盛名远播。1928年10月13日,中国共产党云南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蒙自芷村查尼皮召开。1932年,胡志明坐火车来到了芷村镇,领导越南人民进行革命斗争……上个世纪,此地成为各路英雄汇聚之地,也成了文、蒙、屏三县的一个重要物资中转站。芷村火车站,也曾是滇越铁路的一等车站,那时甚至比昆明站、开远站的等级都高。法越文化的集中也让芷村繁荣,法国人的小院和越南人的居屋围绕在火车站周围,造就了车站旁著名的“南溪街”。 

  山高林密,地广人稀,造成了历史上的芷村匪患严重,民众多有抱怨。1947年1月26日,已近春节,由蒙自城到芷村赶街的布商盛志周、银匠陈懿候行至芷村与迷拉地间,财物被劫掠一空,他们只能对天长叹,恨不绝匪。蒙自城的富商周子荫也未能幸免于匪。周子荫,字柏斋,行六,人称六老板,光绪年间副榜贡生,民国期间曾任富滇银行副行长。1929年,周子荫与蒙自道尹江映枢、蒙自大绅包泉斋,一起被芷村的土匪牛应鹏绑架到芷村车站,后以“开拨费”20万元才将三人赎回。 

  在历史如此深厚的、浓郁的红土地上行走,我时常陷于感慨之中。这里无疑是云南革命的摇篮,杜涛、黄明俊、佴三等一群群人物的雕像就刻在这芷村的大山里。春天的山峦葱郁广大,白得龙潭、迷拉地龙潭、芷村龙潭、署格龙潭、石马脚龙潭及桥头、头塘、租马格、泥秋塘、关云箐等水源构成的南溪河上流水系,泛着暗黄色的光芒奔向大海,那门前修建着碉堡的民居,暗示这里曾经的岁月并不平静…… 

  然而,历史毕竟已经远去,沐氏勋庄也好,迷拉地也好,那些曾经为了革命理想而献身的英雄也好,芷村已经迎来了新的时代,新陈代谢,世道循环,所有的新叶与新花都已绽放,远处,隐隐可以听到,南溪河水源源不断地响着,它奔向大海的脚步不永远没有停止。